当前位置: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特别报道|不破不立,将改革进行到底——湖南科技体制改革思辨录(二)

来源:科技湖南 编辑:陈晨 2019-09-29 17:24:53
时刻新闻
—分享—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之际,湖南省科技厅办公室、新闻中心与发明与创新杂志社联办,强力推出“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创新引领看湖南系列报道,从不同角度讲述科技创新湖南故事,回望过去,展望未来,为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礼,为早日实现富饶美丽幸福新湖南贡献力量。

今天为大家带来的是《不破不立,将改革进行到底——湖南科技体制改革思辨录》(二):探索科技计划体系“湖南模式”——看科技体制改革重要抓手如何与时俱进。

科学研究是最具创造性的活动,也是最依赖创新激情的活动。70年来,敢闯敢试、敢为人先的湖南科技工作者,一路筚路蓝缕,一路铿锵迈进,敢于啃硬骨头,敢于破除一切制约科技创新的思想障碍和制度藩篱,不断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向科学进军”,最大限度地激发科技作为第一生产力所蕴藏的巨大潜能,从“科学的春天”逐步走向创新的盛世。

一滴水珠,能映射出太阳的光辉;一朵浪花,能显示出大海的壮阔。

湖南科技体制改革的历史亦是如此。

从一个企业的嬗变里,能折射出时代的变迁;从一项制度的变革中,能看到产业的巨变……

探索科技计划体系“湖南模式”——看科技体制改革重要抓手如何与时俱进

2019年2月27日,湖南省推进创新型省份建设暨科技奖励大会现场。湖南江冶机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江冶机电”)总工程师王振云,领到了公司成立以来获得的第一个省级科技奖——湖南省科技进步奖二等奖。

3月,江冶机电迎来了成立十周年的“大日子”。

这10年间,江冶机电曾数次迎来“高光时刻”:

2012年,开展废旧铅酸蓄电池回收利用技术和装备的关键技术攻关,第一台“江冶”牌废旧铅酸蓄电池处理设备通过连续试运行72小时考验;

2015年,作为湖南省科技重大专项“固体废弃物处置与利用”项目承担单位之一,与中联重科等业内旗舰携手攻关;

2016年,组建省级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湖南省铅锂电池资源高效循环利用工程技术研究中心;

2018年7月,被认定为湖南省小巨人企业;

2018年12月,作为项目牵头单位,“铅绿色再生产业技术突破及湖南省铅产业结构优化升级与发展项目”获湖南省产业项目建设年“五个100”十大重大科技创新优秀项目……

在这些“高光时刻”中,获得湖南省科技重大专项支持似乎是江冶机电发展的一个承上启下的关键节点。

而江冶机电的发展之路,只是湖南省科技重大专项实施以来,无数企业、产业发展的一个缩影。

科技计划体系从无到有

湖南科技攻关,最有看头、最具亮点的就是省科技重大专项。它是湖南省科技计划体系中分量最重的一环。

而湖南科技体制改革,科技计划体系是重要抓手。

时光倒回至1978年,改革开放的号角吹响,科技改革的序幕也逐渐拉开,我国科技计划体系的建立迫在眉睫。

1982年,中共中央明确提出“科学技术工作必须面向经济建设,经济建设必须依靠科学技术”。在当年的全国科技奖励大会上,党中央和国务院要求科技、经济界要有选择、有重点地发展对国民经济发展有重大影响、产业关联度较大的技术。

随后,当时的国家计委、国家科委联合筛选出最迫切和可能的38个项目,编制为“‘六五’国家科技攻关计划”。我国第一个被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的国家科技计划由此诞生。

1986年,对于国家和湖南省的科技计划体系而言,都是特殊和重要的一年。这一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成立。

而随着863计划、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等重磅计划的出台,我国科技计划逐步形成面向基础研究、高技术产业及为国民经济服务3个层次的体系。

在这3个层次上,国家先后布局星火计划、火炬计划、高技术产业开发区、973计划、国家重大科学工程、国家重点实验室计划等科技计划。

湖南紧跟国家步伐实施相关科技计划,省科技计划体系也在此基础上逐渐成型。

1986年,湖南省正式组织实施“星火计划”,在实施头5年里就建立了500多个以科技为先导的“星火”示范企业,为农村培养各类技术和管理人才650万人。

1988年,“火炬计划”在三湘大地开始实施,同年,成立了长沙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下称“长沙高新区”),标志着高新技术及其产业正式在湖南开始起步。1991年,长沙高新区成为首批27个国家级高新区之一,1992年,株洲高新区也迈入国家高新区行列。同年,又相继成立了湘潭、衡阳、岳阳3个省级高新区,初步形成了潇湘火炬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带,成为全国8个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带之一。

1993年,湖南设立省自然科学基金。其组织结构、管理流程、评审方式等都以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为模板,既资助自由探索,又支持与本地区经济社会发展密切相关的应用研究。

“省自然科学基金是我科研路上的第一缕阳光。”湖南农业大学教授马海明回忆,“2006年,我申报了省自然科学基金,获得2万元资助。当时这2万元对我来说是雪中送炭。它点燃了我对科研的兴趣,更坚定了信心,申报成功后的几个月里,我每天连续工作10个小时以上,那确实是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敢啃硬骨头,科技计划改革步入深水区

2006年,按照《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的部署,国家科技计划体系进一步完善并聚焦重点。国家科技重大专项适时出台。同年,湖南省科技重大专项(下称“重大专项”)开始设立,旨在通过核心技术突破和资源集成,在一定时限内完成重大战略产品开发、关键共性技术攻关和重大科技成果转化工程。

至2015年,湖南省科技厅共组织实施重大专项93个,累计突破488项重点优势产业中的关键瓶颈技术和社会发展中的共性技术难题,研发重大战略性新产品642个,新增产值600多亿元。

但成绩背后,“科技资源碎片化”“项目多头申报”“九龙治水”等科技界长期为人诟病却不敢轻易触碰的顽疾,也让党和国家意识到,必须要有一场勇蹚深水区、敢啃硬骨头的改革攻坚战。

2014年底,中央财政科技计划(专项、基金等)管理改革全面启动。2015年,湖南按照中央财政科技计划(专项、基金等)管理改革方案,通过撤、并、转等方式,将原有41类科技计划优化整合成为自然科学基金、科技重大专项、重点研发计划、技术创新引导专项、创新平台和人才专项等5个类别,构建了“511”科技创新计划体系。2015年立项的项目总数比2014年减少了40%。

与其他科技计划项目不同,重大专项聚焦国家和省重大战略部署,着重对接“一带一路”“中国制造2025”“互联网+”等重大发展战略,立足全省全面小康社会建设和经济社会发展的关键领域及重大问题。具体来说,就是满足重大产业需求,突破重大技术瓶颈,产生重大经济社会效益。

▲湖南省科技重大专项“常导短定子中低速磁悬浮车辆关键技术研究与示范”研制的中低速磁悬浮列车,已于2016年5月在长沙开通运营(图/东方IC)

▲湖南省科技重大专项支持研发的“经血液传播重大传染病血液筛查试剂及仪器”(湖南省科技厅 供图)

这表明,随着科技体制改革步入深水区,以重大专项建设为代表的湖南科技计划体系建设也步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2015年之前,我们处于一个稳步上升的阶段,而2015年获得重大专项支持后,我们驶上了发展快车道。”江冶机电董事长助理刘心这样总结。

通过重大专项支持,江冶机电攻克了我国铅酸蓄电池破碎分选的技术装备瓶颈,为湖南200亿产值的铅产业结构调整提供了技术及装备保障。

▲江冶机电研发的铅酸蓄电池破碎分选的技术装备(江冶机电 供图)

“我们以项目为抓手,培养了两名在读博生研究生,这对于一个仅有100来人的民营小企业而言着实不易。”刘心的话里透着骄傲,而他自己,也是因为看中了行业及企业的发展前景,放弃了原有的待遇丰厚的工作,从西子湖畔来到韶山冲里,开始了第二次奋斗。

此外,以重大专项为依托,江冶机电组建了省铅锂电池资源高效循环利用工程技术研究中心,这意味着该公司已经瞄准“中国制造2025”,将锂电池高效循环利用作为企业下一个技术攻关点。“不仅如此,我们响应‘一带一路’倡议,已经进入伊朗、印度等国的市场,产品应用情况良好。”刘心说。

推进创新型省份建设再“革命”

“要促进科技创新,让科技成果潮涌,改革就一直会在路上。”湖南省科技厅党组书记、厅长童旭东的话掷地有声。

2018年底,湖南省人民政府正式印发《湖南创新型省份建设实施方案》(下称《建设实施方案》)。今年3月,将原科技发展计划专项、产学研结合专项、长株潭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建设专项“三合一”,启动建设“创新型省份建设专项”(下称“建设专项”)。

3月20日,《2019—2021年湖南创新型省份建设专项组织实施工作方案》(下称《专项实施方案》)正式发布。这也是今年湖南进一步深化科技体制机制改革的首个大动作。

具体来说,建设专项设自然科学基金、长株潭标志性工程计划、科技重大专项、重点领域研发计划、创新平台与人才计划、科技成果转化及产业化计划、区域创新能力提升计划、普惠性政策与创新环境建设计划等8个计划(专项、基金)类别,采取前资助与后补助相结合、因素法与项目法相结合、聚焦重点与政策普惠相结合,竞争择优与定向委托相结合等多种支持方式和实施机制。

从无到有,从散到聚,从弱到强,几十年来,湖南科技计划体系从摸着石头过河,到有的放矢,聚焦湖南省产业关键核心技术攻关、非对称技术与前沿颠覆性技术研究,以及关系民生保障的公益性共性技术研发,书写了一幅以技术进步带动产业发展的历史长卷。

来源:科技湖南

编辑:陈晨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科技频道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