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特别报道|不破不立,将改革进行到底——湖南科技体制改革思辨录(一)

来源:科技湖南 编辑:陈晨 2019-09-29 09:27:36
时刻新闻
—分享—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之际,湖南省科技厅办公室、新闻中心与发明与创新杂志社联办,强力推出“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创新引领看湖南系列报道,从不同角度讲述科技创新湖南故事,回望过去,展望未来,为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礼,为早日实现富饶美丽幸福新湖南贡献力量。

今天为大家带来的是《不破不立,将改革进行到底——湖南科技体制改革思辨录》(一):下海”闯出新天地——院所转制拉开科技体制改革大幕。

科学研究是最具创造性的活动,也是最依赖创新激情的活动。70年来,敢闯敢试、敢为人先的湖南科技工作者,一路筚路蓝缕,一路铿锵迈进,敢于啃硬骨头,敢于破除一切制约科技创新的思想障碍和制度藩篱,不断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向科学进军”,最大限度地激发科技作为第一生产力所蕴藏的巨大潜能,从“科学的春天”逐步走向创新的盛世。

一滴水珠,能映射出太阳的光辉;一朵浪花,能显示出大海的壮阔。

湖南科技体制改革的历史亦是如此。

从一个企业的嬗变里,能折射出时代的变迁;从一项制度的变革中,能看到产业的巨变……

“下海”闯出新天地——院所转制拉开科技体制改革大幕

芙蓉中路,长沙市中心核心区域。

在这条寸土寸金的街道上,有一家伴随着新中国成长的企业——湖南省海利高新技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海利集团”)。它从“吃皇粮”的事业单位,到响应国家科技体制改革号召,实行科工贸一体化;从组建股份有限公司,成功登陆上交所,到完成整体转企改制,加快自主创新步伐,成为了我国新农药创制“领头羊”。

株洲,田心茅塘坳。

在这里,已经看不到当年的荒山野岭,取而代之的是中车株洲电力机车研究所有限公司的国家级工程研究中心、总部大楼、生产厂房,气派十足。

长沙市岳麓区,中联重科麓谷工业园。

20多年前用扳手、榔头在简陋车间里敲敲打打的场景,已一去不复返,取而代之的是流水线生产、智能化制造。中联重科从当年那个靠着卖图纸维持生计的传统科研院,成长为扬帆国际的大企业。

湖南的科技体制改革,就是随着科研院所转企改制开启的。这些科研院所“下海”搏击市场,迎难而上,在改革中勇立潮头,成为全省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

壮士断腕,迎难而上求新生

成立于1951年的湖南化工研究院(下称“化工院”),是一家以农用化学品与精细化工研究为主的地方性科研院所。

1984年前,受困于科研体制的束缚,这个有着400多名职工的科研院所过着“吃着皇粮、饿不死壮不了”的日子——科研项目靠上级下达,经费靠财政每年拨付事业费87万元,一个小试验工场最高年产值100万元,利税2万多元。

当时位于望城的试验工场,到1984年已连续亏损10年,产品单一,设备简陋,占地30亩(1亩≈666.7平方米),离院部几十公里,疑似化工院的“西伯利亚”。

是继续“等靠要”,还是响应国家科技体制改革的号召,主动求新求变?

化工院毅然登上了改革的“头班车”。1984年,化工院被湖南省科委等单位列为全省首批科技体制改革试点单位。

这一试,压力和风险来了——事业经费逐年递减;这一试,矛盾也来了——国家不开“大锅饭”,职工继续端着“铁饭碗”。

于是,一场被“逼上梁山”的改革如火如荼地开始了。以科室承包、课题核算为主要内容的技术经济承包制,通过科研课题独立核算、人员优化组合、分配与工效挂钩、签订承包合同等一系列举措,科研人员的主观能动性开始复苏,并爆发出空前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1986年,化工院推行的科工贸一体化,让科研人员尝到了甜头,锁在柜子里的成果“落地”,在试验工场实现了产业化,试验工场也从“瘦田”变成了“宝地”。至1993年,试验工场已发展成为年销售额1.2亿元的经济实体。

1994年,化工院牵头发起组建湖南海利化工股份有限公司。1996年,“湖南海利”成功登陆上交所,成为湘股第一家。“湖南海利”为化工院科研开发提供了雄厚的财力支持,化工院源源不断的科研成果又进一步增加了“湖南海利”的科技储备,成为企业产业化可持续发展的保障。

1997年,刚刚中专毕业的左嗥罡来到化工院位于望城的试验工场残杀威车间工作。“那时试验工场前面是农田和池塘,从地理位置上说是比较偏僻的,但产品供不应求,每天来拉产品的货车络绎不绝。”第二年,他便参与了年产500吨残杀威新车间的试车工作。

1999年,大学毕业后进入试验工场的李涛彼时还是个“愣头青”,2000年,化工院在省内率先完成整体转制,组建海利集团。李涛也由试验工场生产岗位调到了化工院从事科研工作,年轻的他意识到,一个新的时代或许真的来了。

整体转制后,化工院作为海利集团的研究中心,成为综合性的开发应用型化工科研产业实体。海利集团扬起了技术创新的风帆,驶向了市场经济的海洋。

敢于破釜沉舟的,不只是海利集团。

1984年,株机所(现为中车株洲电力机车有限公司,下称“中车株机公司”)为了显示改革决心,主动将当年铁道部已经拨付的经费全数退回,坚持靠自身努力求发展。按劳付酬,按项目给位子、配团队,内部实行股份制……一系列改革措施激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活力。

1992年9月,时任建设部长沙建设机械研究院(下称“建机院”)副院长的詹纯新带着7名技术人员,借款50万元,组建了中联建设机械产业公司。此前,湖南省全面科技体制改革已有7年,但作为第一批改制院所,建机院却依然在靠卖图纸维持生计。

1993年,我国第一代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混凝土输送泵在中联诞生。当年,创产值400万元,实现利税230万元。

2000年10月,中联重科成功登陆深交所。

这一年,全国科研机构改制进入“攻坚年”。“脱胎换骨”的中联重科,已跻身改革前列。

……

▲中联重科展示坪(中联重科 供图)

湖南省科技厅的数据显示,到2000年,全省共有41家开发类科研院所完成转制,进入企业或企业集团。“下海”后的科研院所,在市场的海洋中“搏击”,在改革的浪潮中大显身手。

自主创新,化茧成蝶谋新篇

20世纪90年代初。彼时,呋喃酚的技术研究和产业化充满挑战。

呋喃酚是研发克百威等系列农药的重要中间体。由于其研发难度大,一直被美日两国垄断,成为制约我国农药工业发展的瓶颈。

到1992年时,呋喃酚项目的研究已经进行了四五年,其间换了很多条技术路线,但都行不通。但海利集团没有放弃,换了一条路线继续做,非得把呋喃酚研究出来。

但理想很丰满,现实有些骨感。

项目迟迟没有突破,课题组成员走了一半;工厂生产不能重复实验室结果,遇到无法解决的工程问题,生产装置研发遇到瓶颈,产业化不能落地……

到底要不要产业化?这里面有太多的未知数。

项目投入大、技术难度大,失败了怎么办?但不进行产业化,呋喃酚就只能依靠进口,受制于人。

必须要做!有难题就集思广益,大家开会商量;有问题就走出去,借助外力解决工程上的难题。

功夫不负有心人。2002年,呋喃酚技术攻关小组完成了从小试、中试到工业化生产,建成了中国第一套、全球第三套呋喃酚生产装置,投产当年就生产1000吨,彻底打破了美国和日本的技术封锁。并已建成全球最大的呋喃酚生产基地,年产可达4000吨。2004年,该技术获得湖南省科技进步奖一等奖和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

呋喃酚的研发成功,只是海利集团新农药创制的一个缩影。几乎每一种新农药创制、每一个创新成果诞生的背后,都有一段荡气回肠的故事。

开发出10多个被称为“当今世界第三代新农药”的氨基甲酸酯类农药新品种,使我国成为继美国后第二家MIC工业化生产的国家;

开发出我国首个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杀虫剂硫肟醚、湖南省首个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除草剂甲硫嘧磺隆;

2011年,化工院组建的国家农药创制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以“优秀”的成绩通过科技部验收,从“地方队”跃升为“国家队”;

2012年,“仿生农药工程技术国家地方联合工程实验室”获国家发展和改革委批复,化工院成为我国农药工业界少数的几个与发达国家逐步接轨的新农药创制重要机构之一;

近十年来共承担国家、省(市)级科研项目143项,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2项,国家、部(省)级科技成果奖90项,申请发明专利110件,PCT专利17件……

可以说,当年勇于“下海”搏击的海利集团已成为全国名副其实的新农药创制“领头羊”。

▲海利集团已成为我国新农药创制“领头羊” (海利集团 供图)

和海利集团一样,中联重科、中冶长天、长沙矿院、四十八所、博云新材、中机国际、中南水电……这些在市场经济“海洋”中拼搏的转制院所,都转出了一个活力迸发的新世界,交上了亮眼的成绩单。

湖南省科技厅提供的数据显示,近5年来,转制企业高新技术产品产值年均增速达35%以上,专利申请和授权量年均增速超过40%,累计制定国家标准150个,研发形成重点新产品1600个。

来源:科技湖南

编辑:陈晨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科技频道首页
body>